Copy of Copy of Seidlhofer

 与布鲁诺Ÿ赛德尔霍费尔(Bruno Seidlhofer)教授谈话

与布鲁诺Ÿ赛德尔霍费尔(Bruno Seidlhofer)教授谈话

 在布鲁塞尔世博会之际,与玛丽安娜ž劳达(Marianne Lauda)教授的音乐会

在布鲁塞尔世博会之际,与玛丽安娜ž劳达(Marianne Lauda)教授的音乐会

“我的老师们是我最大的福气:我先是拜玛丽安娜·劳达教授为师六年,然后在布鲁诺·赛德尔霍费尔教授那里学习了十年。
我和布鲁诺·赛德尔霍费尔教授的关系很好。1958年,我被他的艺术家培训班录取。他是一位话少、但和他的学生们总有身体接触的人。如果他在哪个地方拍一个人的肩膀,则这个人会察觉到自由演奏不大对劲。这是他上课的方式。如果一个人自身没有技巧天分,则和他学琴没有意义。看看他的著名学生:弗里德里希·古尔达(Friedrich Gulda)、玛塔·阿格里希(Martha Argerich)、尼森·福莱尔(Nelson Freire)、杰克斯·克莱恩(Jaques Klein)、亚历山大·耶纳(Alexander Jenner)、迪特·韦伯(Dieter Weber)——我们每个人都从亲爱的上帝那里得到了些前提性的东西,可以搞音乐、弹钢琴。技巧不好的学生在他那里没有前途。我们在他那里受益匪浅。”
— R. B.
David Skudlik